2014级网络与新媒体专业学姐裴蕾写给大家的工作感受

作者:裴蕾 时间:2019-10-21 点击数:

这篇文章是2014级网络与新媒体专业学生裴蕾写给大家文章,谈她工作两年的心路历程。我作为主编约稿的时候,她听说是写给学弟学妹的,极为爽快地答应了,而且瞬间写完!感谢裴蕾同学!

——网站主编王海峰

在文章的开始请给我一小段的篇幅装一下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那就是——

请你们务必、一定、绝对要好好学习。千万不要听信高中老师诓你“去了大学就可以为所欲为”的鬼话。

OK,装B结束,我可以开始唠唠我的工作体会了。

作为一个你们眼里可能“非典型”的山西人,我家真没矿,所以毕业了没有什么千万家产等我继承,也只好滚去好好给别人打工。

那么我工作的一年以内学习到了什么呢?那就是学习真的非常重要

我严格意义上的第一份工作是江苏卫视的视觉导演,听着非常拉风,实际工作起来很辣头皮——

首先是工作时间,我们没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组织需要你的时候就是工作时间,而在录制期间,组织从凌晨12点需要你到晚上11点59分59秒。我经历过这种状态维持最长的时候是5天,然后单休一天,再来一次。我人生的11天活脱脱像过了11个世纪。经历过这一茬再去理发店找托尼,托尼他变了,从开始的“打薄点凉快”变到了“考不考虑烫个水波纹能不露头皮?”

其次是真的费脑,每个导演把嘉宾带到你面前和你探讨设计舞台方案的时候都像是带他亲儿子过来和你讨价还价,而我作为一个不太精明的商人只能一退再退。最后只能落得个满足了别人牺牲了自己的结果。你问导演知不知道感激?他们只知道视觉导演无所不能。

在江苏卫视工作期间,我也逐渐从最开始看到明星就会激动大喊“哇塞你看那谁!”变成简单一声“哦”。虽然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江苏卫视以素人为主几乎不请大流量明星,但大部分原因是太累了,累到我看到朱一龙都不想喊他欧巴。

而且学历问题一直是我的一道鸿沟,每天起早贪黑,但非211/985的学历一直把我拦在工资1800的槛上(南京合租房单间平均价¥1500)。最开始我会觉得不过也就是一纸学历,代表不了什么东西,每次谈话涉及到这个方面我也难免会酸他们211/985学历的又怎样嘛,不过都是一群艺术生(我们家那边总有种孩子学习不好就学艺术、体育等特长的偏见),而我虽然学历差了点,但我是大理生。

直到后来进入最强大脑录制期,我兼现场播控导演的时候——

那是最强大脑第五季的最后一录,三期国际赛,一场美国、一场英国、一场日本。视觉导演的工作我已经在录制前期全部准备完毕,接下来就是现场播控,到对应环节通过麦控制全场灯光、大屏等等。那是我的后台首秀,只要拿下来的漂亮,我就可以以一个非211/985的身份漂亮挤入江苏卫视的大营。我势在必得。

整场录制我都非常认真。但事实结果证明,做事不是光凭一腔热血就行得通的,更多时候的爆发来自于厚积。

节目现场蒋昌建(主持人)和选手良好互动,进程按照台本一般行进顺利,但事情对我而言却没那么简单——舞台上的全员都在用英文沟通。

我的英文水平自觉的还不算太差(大学英语四六级都已拿下),都只能听懂个别关键词汇。我带着麦听着频道里其他导演闲聊,每每舞台上出现一次爆点他们就在麦里放肆地笑,而我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在笑什么。

那个时候我就认清了,平台不同,即便是我看不起的艺术生英语造诣也比我高得多。

我那次录制是在我领导的帮助下——哦不,帮助这个词可能不太合适,“搀扶”可能更加形象一点——完成的。

反问一下我真的英语不可能提高吗?不是的,我英语底子不错(中考117分/120满分,高考149分/150满分),因为大学刚开始入学考虑过出国读研所以也刻意培养过口语和听力,不存在短板问题。但是我的英语能力在大学期间远远足够,所以便没觉得需要提高。我那个时候因此错失的其他提高机会不胜枚举,英语并不是个例。

总而言之那三次下来,我的心情越来越低迷,而领导对我的态度也有明显改变。最终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我还是放弃了那份可能让很多人都眼红的工作。

学历问题并非我努力工作或者在电视台死熬便能解决;至于英语,我不觉得我24小时连轴转还能有其他提高时间,工作已经消耗完我的全部精力。再加上,工作教会我的另一件事就是,人要踏实靠着钱活,纯靠梦想活的人那过的不是人的日子。

所以我退出了,有遗憾,但是不后悔。

然后幸运的我因为大四在火星时代(北京某培训机构)学习比较努力认真,成绩也不错于是在火星时代缺人的时候多名老师找到我希望我能入职火星。所以真的,学习给了我很多恩惠。

火星时代的工作相对轻松稳定,上午九点上到下午六点,我重新拥有了双休和各大节假日假期,所以也有了更多时间思考、学习。在火星工作的前半年是单纯且愉快的,带班过程中我的知识也被一次次加强巩固,并且每次都有新的心得;管理班级对我完全新鲜,我成了一个班级里最有话语权的人。但是随着工作稳定,我也慢慢进入了温水煮青蛙的危险状态——以前在江苏卫视我不学习是因为我没有时间学习,现在真的有时间学习了却发现剧更好看、游戏更好玩。半年就这么过去了,我又陷入学生时代那种“用不着就不学了”的思想,而巴掌也来得比我想象地更快——

这次事情是发生在我们校长身上。校长教学出身,除了强调授课质量以外对其他东西都极为佛系。但是火星时代的大当家王琦显然很看不惯我们校长,在一次来我们分部校区的检查当中直接当场开掉了校长,原因是KPI连续几个季度垫底。来的新校长天天和我们强调授课老师也需要培养营销思维,配合好招生老师的工作……谁说不是呢?在互联网发达的当今时代,网络课堂比比皆是,运营成本更低价格更低廉;而且随着中国产业丰富、成熟,数字艺术培训行业也不再是火星时代一家独大,每次开会的时候“水晶石”、“完美动力”、“甲骨文”等一堆竞品公司的名字就在我耳边打转转。我们与竞品斗,也与我们自己斗,16个校区的校长被换下去15个(北京的校长也是我们的CEO,王琦院长),更别说频繁课改,各种市场、企业调研。

一个在市场屹立26年的巨人,仍旧在孜孜不倦地更换新鲜血液图谋生存,我在其中必须不能变成一块陈旧组织;而我在学生期间,和各位一样,被家长、老师的话所蒙蔽,觉得大学是一个终点站,用以安慰高中学习的疲惫,因此在大学期间上课缩在后面看电视剧,下课组团打游戏,花着爸妈的钱天南海北各处游玩,考试前翻书几个小时是我对学习最后的尊重。这样的生活我过了三年,并且心安理得。直到大四家中变故,出国考研的计划搁浅,毕业的时间渐近我才开始慌张。回顾大学三年,我是学也没学全,玩也没玩够,总结起来竟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些啥,于是也算痛定思痛,珍惜父母给的培训机会,用大四的时间完成培训学习。而果然,这世上不会辜负你的,便是学习了。

现如今我住在离公司走路十分钟的地方,9点上班,6点打卡下班,享受双休和各类节假日,薪酬也算可观。但是与学生时代最大的不同便是,我已经明白其实学习没什么终点可言,比起一个按照流程走的任务,学习更贴近于是一种习惯,某种我现在还没养成的习惯。虽然如此,但内心了然我现在的阶段并非终点便知晓自己现在在做的事情,也没了浑浑噩噩的感觉。

路还长,你我皆须共勉。

版权所有:365正规官网-bet3365官方亚洲版 院长信箱:gaowenli001@126.com   电话:0455-8301205